搖呼拉圈

你藏匿在哪个夏天里
我去寻找你

【超级富贵】谁

*短小OOC

*失忆梗


在你眼中我是谁?


00


叮铃铃,电话又响了。黄明昊已经忘记这是第几次催促他了,他好声好气地挂断电话后,朝的士司机抱歉地笑笑:“司机,你可以走小路吗?抱歉我赶时间。”


司机转动方向盘,车子驶进了无人小路,一切都很顺利。只是下个瞬间,车子的左方忽然开来一辆极大的卡车,伴随着刺耳的喇叭声,两辆车相撞。


黄明昊的脑袋重重地撞在了玻璃上,开出血红色的彼岸花。他滚躺在公路上,迷离的双眼内是忽暗忽明的天空,还有慢慢靠近的人群。


人越来越多,模模糊糊的耳鸣声越来越响彻。


“黄明昊!!”昏迷前,他听见有人呼唤他的名字,他没能多坚持几秒,便陷入了无期的长眠。




再次睁开双眼,他已经置身在一个被纯白色渲染的房间内。白色的天花板,白色的桌子,还有白色的床,床边上还躺着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。


他蹑手蹑脚下床走到镜子前,里面倒映出他自己。卷曲的刘海下是双清澈见底的双眼,鼻子有些婴儿圆,在往下是张粉嫩微微嘟起的嘴唇。


好熟悉啊。黄明昊摸着自己的脸庞,歪着脑袋注视镜子里那个人,心中不由生起一个疑问。


我是谁?


01


两年前黄明昊在场车祸中患上了一种名为“解离性失忆”的病症。通俗来讲,就是一觉醒来之后,完完全全丧失了所有记忆,甚至包括他自己的姓名。


所以陈立农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,就是向黄明昊解释一番。


“你叫黄明昊,”陈立农站在灶台前,平底锅里面两个金黄色的荷包蛋冒着香气,他铲起一个放在黄明昊的碟子里,“我叫陈立农,是长期以来照顾你的人。”


“哦,”黄明昊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“那你为什么要照顾我呢?”


闻言陈立农的眼色迅速黯淡下去,过了好一会,他才张口:“因为我是你男朋友啊。”


男朋友?“男朋友是什么东西?”


陈立农笑了,他拿汤勺在黄明昊脑袋上轻轻一敲:“男朋友就是最爱你的人啦!不要再问了,赶紧吃饭。”


黄明昊乖乖低头咬了一口荷包蛋,在心里不停默念男朋友这三个字,试图谨记于心。


[男朋友是最爱你的人]


02


趁着陈立农洗碗的间隙,黄明昊坐在沙发上,翻阅起一本书皮有些泛黄的古旧本子,上面用最大号油性笔写着—回忆录这三个字。


翻开一看,里面贴满了他和陈立农的照片。最抓人眼球的一张照片里,黄明昊安心地把脑袋靠在陈立农颈窝出,露出舒心的微笑。照片下面在用小号油性笔写了这么几个字:我好爱陈立农啊!


目光触及文字的刹那间,生疼的感觉在他脑袋内炸裂开来,他抱住脑袋,发出痛苦的喘息声。


爱?那些有关于爱的记忆模模糊糊,他越是想要靠近就越扑朔迷离。


眼泪从手指间流出来,滴在泛黄的纸张,染湿了那个“爱”字,字体被液体晕染的丧失了原本的字样。


本子被陈立农合上,他拥抱住黄明昊脆弱的身躯,不停地低声安慰他:“不哭不哭,记不起来的话我们就不想了。”


黄明昊依偎在他怀里哭的像泪人,他紧攥陈立农的衣襟,向他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什么都不记得。”


陈立农红了双眼,却还是忍住颤抖地抱紧他:“没事,我记得就行了。”


03


黄明昊觉得,陈立农是真的很爱自己吧。他不去上班,最多就是站在阳台外面讲电话谈生意,但最多不超过十分钟,时间一到他就折返回来找他。


他给自己做早中晚饭,菜式很丰盛,即使黄明昊吃再多,他都不会责怪他,甚至还会夸奖他是个不挑食的好宝宝。


他会给黄明昊读故事书,即使是翻阅无数次很无聊的《格林童话》,却还是孜孜不倦用真挚的感情去朗读给黄明昊听。


夕阳西下的时候,黄明昊会像一个孩子躺在陈立农怀抱中,鼻尖嗅着他衣服内洗衣粉的淡淡清香。注视太阳将阳台染成绚丽的金黄色,渐渐消失在地平线那一刻,陈立农就会下意识搂紧他。


夜深人静,陈立农替他盖上被子,在他眼角处落下一个温柔至极的亲吻:“晚安。”接着熄掉房间内最后一盏灯,将他紧紧搂在怀抱里,仿佛在害怕他趁机消失不见。


那个瞬间,黄明昊觉得他也好爱陈立农。


听着耳边传来富有节奏的呼吸声,黄明昊在黑夜中仔细端倪起眼前这个进入梦乡的人。他黑色的刘海乖乖地耷拉在额头前,睫毛细长浓密,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一口。


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,他微微往前,轻轻地回了一个吻在陈立农鼻尖上:“晚安,陈立农。”


真不想睡觉啊,这样一来,就不会忘记爱你的感觉了。


04


陈立农手持方向盘,转头望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黄明昊。他面无表情,所有不安与彷徨都藏许在他的眼睛里面。


陈立农计划今天带黄明昊好好逛逛商场的,路途中突然接到一通来自他妈妈的电话。妈妈在电话里语气很冲,命令陈立农马上去一家餐馆,她有很重要话要说。


车调转方向,背弛而行。其中收音机内明明播放着节奏欢快的歌曲,陈立农的脸却一直耷拉着,暗藏着几分悲伤忧郁。


黄明昊知道陈立农不开心,却不知道令他不开心的原因。


二十分钟过后,车停泊在家台湾餐馆面前。陈立农没有熄灭引擎,只是对黄明昊露出令人放心的微笑,摸了摸他的头:“我出去几分钟,你在车里等我一下,不会很久的。”


“好的”黄明昊乖巧地顺从。



05

太闷了。呆了几分钟,黄明昊觉得透不过气,干脆下了车,顺着陈立农刚刚的方向进了餐馆。


餐馆内很多人,黄明昊却在人群中一眼捕捉到陈立农。他对面坐着一个陌生女人,脸色发青。


“珞珞是个很好的姑娘,她也想你做她男朋友,你为什么就不试试呢?”


“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吊死在一棵树上,你和那个男孩在一起的话,会有未来吗?”


“你要是不分手的话,就不要认我这个妈了。”


陈立农背对着黄明昊,所以他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些什么。只瞧见陈立农说完后,女人的脸又白上了几分。


他们在说些什么呀?黄明昊想往前一探究竟的片刻,陈立农从椅子上坐了起来,丢下了一句:“抱歉。”


06


“刚刚你们在聊什么呀?”黄明昊扯了扯陈立农的衣角,问。


陈立农调皮地笑了笑,一手揽住黄明昊单薄的肩膀,说:“你猜啊.”


“我听到男朋友这个词,我记得这个词,可是这个词跟你有什么关联呢?”


“啊,我妈妈让我做别人的男朋友啊。”


“做别人的男朋友?”黄明昊重复了一遍,困惑地垂下脑袋,“那你就做啊。”


“不行,我有男朋友啦。”陈立农朝他比了个NO的手势,“你知道我男朋友是谁吗?”


“你男朋友?我不知道。”


“你真的不知道我男朋友是谁吗?”


黄明昊迟疑了几秒,一头雾水的状态让他有些闹心,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:“对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
“我是陈立农,”陈立农用手指了指自己,“陈立农男朋友是谁?”


“是....对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
“好吧。”


“所以呢,你男朋友是谁?”黄明昊不死心地问。


“是你啊。”
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黑体字段落改编于一段儿子和痴呆症母亲的对话

评论(17)

热度(1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