搖呼拉圈

你藏匿在哪个夏天里
我去寻找你

【超级富贵】与你同行

*速打短小AU送给617的24
*勿上升

(1)

俗话说,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与拘谨仅存于刚认识的那段时光。这句话很好的诠释了陈立农与黄明昊之间的关系。

“烂人。”相处下来,黄明昊不止一次这么评价陈立农。陈立农也不甘拜下风,多次嘲笑黄明昊就像幼稚园刚毕业的小屁孩。两人互怼仿佛已经成了日常交流的一种模式了,公司的姐姐总是抱怨,剪裁掉两人互怼的片段总要花费她们很长时间。

“黄明昊你少说两句话就可以给姐姐们一个假期你难道不懂吗?”陈立农说。

眼前的人翻了一个白眼,满脸质疑:“话多的明明是你好吗?”

每次看着团队里两个忙内如此拌嘴,大家总会嘲笑他们,小孩子真是好,无忧无虑。只有那个时候,两人才会站到同一战线,反驳道:“你们才是小孩子。”

反正就是很讨厌陈立农。黄明昊打赌,要是有一天能看到陈立农黯然失魂或是出糗的模样,一定会大快人心。

他是说,如果。

六月十七号,一切都变的不正常起来。对于黄明昊的恶作剧,他不在生气,只是淡然笑笑,转身离去。吃饭的时候,也不同林彦俊开玩笑,一个人默默地坐在角落,安静夹菜,离开的时候,碗里的菜却一个都没动。

团队内有人给家人打电话的时候,他就会躲在休息室,双眼眺望窗外。窗外除了密密麻麻缠绕一齐的电线,在无其他美景可言,可他就是目不转睛地盯着,仿佛在等待某个重要的人。

黄明昊没能如愿。望着这样的陈立农,心里甚至漾起了一番难以言说的情感。虽然黄明昊很不乐意承认,但他很想念以前和他棋逢对手的陈立农。

陈立农这个人是很烂,但黄明昊还是不可抑制地想帮助他,什么都好。

简直鬼迷心窍,黄明昊想。

(2)

临近十一点钟的时候,陈立农房间的门铃响。打开门的时候,他完全没预想到会是黄明昊。

他一身精致的穿着,头发也特意梳理过,身上还散发出淡淡古龙水的香气。陈立农不解地皱了皱眉:“你干嘛?”

“蔡徐坤喊你陪我去便利店买东西。”黄明昊推开扮掩着的门,直径走到陈立农衣柜前,来回过目,最后抽出两件丢在陈立农的床上,“跟我出去穿好看点。”

也许是今天太累的缘故,也没有心思戳破黄明昊拙劣的恶作剧,在和他开几句玩笑。陈立农直接躺回柔软的大床上,闭上了双眼。

“今天不陪你玩啦。”

“你不陪我去的话,我下次采访就爆你的料。”

陈立农忽然意识到,黄明昊远远比想象中更有方法让他妥协。他很不情愿地拿起被丢落的衣服,嘴里嘀咕:“你赢了。”

只是两人没想到,临近午夜,酒店大堂依旧坐满了形形色色的人,每个人都手举摄像机,看架势就不是很好对付。陈立农推了推黄明昊的肩膀,劝道:“喂,干脆别去了吧,免得引火烧身。”

他话音还未落,眼前的男孩忽然抓住他的手,疯狂地往前奔跑着。这样的举动唤醒了饥肠辘辘的站姐,她们一窝蜂地追逐着狼狈奔跑的两人,以第三人称的角度而言,此场景堪比好莱坞的僵尸大片。

晚风呼呼的吹过黄明昊的耳边,在这样的夜空中奔跑,身体沉睡已久的一部分忽然被唤醒。奔跑吧!心里一个声音叫嚣着。脚步忽然变的轻盈起来,即使是拉着一个186高个子男孩,却毫不费力,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。

躲进的士的时候,黄明昊发觉自己尽然一口气都没有喘,望着眼前高个男孩气喘吁吁的糗样,他不由自主地嘲笑起他:“陈立农,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田径队的呢,怎么跑这么点路就累成这个模样!”

“黄明昊,你今晚是打了兴奋剂吗?跑步都不带喘的?”陈立农顺了顺自己的气息,没好气白了他一眼。

是啊,说来也奇怪,平日里黄明昊最讨厌跑步了,仅仅是一圈都可以让他累的上气不接下气。今晚的他究竟是怎么了。

望着眼前呼吸慢慢平复的男孩,心中倏然涌现出一个答案,那样不经意,却那般肯定。

(3)

的士司机笑着打趣两人关系好,被两人狠狠地否决了。司机笑的一脸和蔼:“关系不好两人这么晚还去…”话音未落,就被黄明昊无情的打断,他朝司机使了一个眼色:“便利店而已,哪有什么。”

虽说已经十二点了,但处于大城市的中心,灯光不至于那么灰暗,一路行驶,陈立农连一家店都没有看到,整座城市陷入地地道道的黑暗,黑的深不可测。他不由起了疑心:“喂,不是去便利店吧,你到底想去哪啊?”

“你只管睡就好了。”黄明昊吐了吐舌头,防止他问更多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上了耳机,听起了音乐。

反正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屁孩,难道能把他拐到哪里去不成?陈立农干脆不去想,放空了脑袋,不久睡意便侵袭而来,他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睡意朦胧的时候,他还迷迷糊糊听见黄明昊对司机说:“叔叔关一下音乐吧,我哥哥睡着了。”

也许是做梦。他还未来得急思考,便失去了知觉。

也不知道沉睡了几个世纪,如果不是右肩传来阵阵痛感,陈立农觉得自己可以睡到世界末日那天,他好久没睡过如此令人舒服的觉了。

他微微睁开眼,黄昏微弱的光映辉在他的脸上,眼前的人悄声说:“我们到了。”

到哪?他还没问出口,司机抢先回答了。

“看那大海,美的难以言喻。”

海?难以置信。陈立农摇了摇头,以为自己依旧被困在梦境中,闭上眼睛就要继续睡。直到黄明昊一句呐喊,才把他从睡意中完完全全拉扯出来。

“快看!”

陈立农用力地睁开双眼。眼前便是真真切切的大海,令他朝思暮想的大海。海潮湿的咸味弥漫在清晨的空气中,只是浅浅吸一口,恍惚间有种潜游在大海中的错乱感。一眼眺望过去,太阳从海平线上缓缓升起,那光化为碎金散落整片大海。浪涛温柔地拥入沙滩的怀抱,冲刷着这片沙滩,富有节奏的浪声回荡在陈立农脑海里。

他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看海了。

记忆忽然被拉回出道前的那段时光,没有聚光灯,没有嘈杂声。他可以为所欲为的跑到家旁的海边,一个人呈大字型躺在柔软的沙滩上,聆听海浪冲刷声,偶尔望见海鸥盘旋在蔚蓝的天空,脑袋里什么都不想,任由大海带走他所有烦恼与不安。

自从参加了节目后,他一炮走红。无数聚光灯与粉丝的呐喊声接踵而来,他得到了光鲜亮丽的东西,同时也失去了一些。

就好比,看海的权利。

不过啊,不是所有人都循规蹈矩。他身旁这个男孩,平日虽然与他争锋相对,却能聆听到他内心最深处的呐喊,牵着他的手,撞破无形的横条规矩,一路行驶到他灵魂的栖息地。

他鼻子忽然一酸。旁边的男孩很应景地说了一句:“别感动的哭了啊。”

陈立农扬起了头,轻轻吸了吸鼻子,笑道:“开什么玩笑,man帅有型本人是不会哭的。”


黄明昊望着眼前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嘴角舒展开一个舒心的微笑,他身上所有细胞随着那份微笑都变的快乐起来。黄明昊忽然觉得自己做的所有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陈立农果然还是适合微笑。

“谢谢。”陈立农回头由衷的道谢。许久没看到如此认真的陈立农,黄明昊一时间竟无言以对。

黄明昊脑袋一热,脱口而出:“你以后要是难过的话,我肩膀可以借给你。”讲完又觉得太肉麻,丧失理智似的在海滩奔跑起来,捂住头大声喊:“啊啊啊啊糟糕的台词。”

没方向的奔跑久了,使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不经意间撞进高个少年的胸膛,脑袋正一阵眩晕,腰间突然被有力地环绕起来,扑面而来的香味麻痹了他的身体,心跳声在此刻尤为震耳欲聋。

耳边传来温柔的耳语声,“仅仅是肩膀可能不够。”

真好,漫漫未来的路,再也不会是他一个人孤军奋战了。因为总会有一个男孩,在他伤心难过的时候给予他一个炽热的拥抱。握紧他的手,陪他一起成长。

fin

评论(12)

热度(2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