搖呼拉圈

你藏匿在哪个夏天里
我去寻找你

【超级富贵】年少轻狂

全文 一发完🌠

承蒙大家喜欢❤️

—XXJ文笔 写得不好不要骂我🦄

年少轻狂的年纪遇见你是我的幸运


黄明昊很可爱,这是陈立农对他的第一印象,初次见面那天,他就被这个比他小一岁的弟弟的笑容吸引住了,感觉很舒服,很真实,就像初夏的海风,拂过脸颊,吹动他的心弦。


陈立农从来没怀疑过自己的性取向,直到遇到了他。

初次见面之时很尴尬,陈立农在初次测评拿到了最高等级A,心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,既开心又紧张,这种感觉让他感到难以呼吸,眼泪和笑容就这么不搭地同时出现在他脸上。

又哭又笑,一定很丑吧,陈立农想到。

结果就很尴尬地遇上了让他怦然心动的人,那个人被队友簇拥着,脸上挂着专属于少年的笑容,眼睛眯成月牙的形状,也朝他微笑着。

陈立农连忙擦了擦眼泪,觉得很丢人,心里默念着不要看见我,千万不要看见我。

“哇!是A耶。”很不巧,陈立农还是被注意到了,他回过头,朝身后的人尴尬的笑笑,说:“我也不想拿A啦,压力很大。”

不是吹嘘,他是真的很担心,他畏惧站的太高,会摔的更疼。

然后那个他,从人群中挣脱出来,直直地走到陈立农面前,朝他说:“给我招个手吧!”,语气里带有一丝天真与调皮。

陈立农愣了愣,虽然没明白理由,但还是朝他挥了挥手。

“你看!A在和我招手耶。”,眼前的人像一个孩子,如获至宝地像队员炫耀着,队员们嘲笑他幼稚的时候,他悄悄地给陈立农做了一个口形。

加油。

陈立农忽然之间醒了过来,眼前这个人正用着最不起眼的方法鼓励着他,没有让人觉得很刻意,让他打心底地觉得温暖。陈立农像忽然进入一个热带雨林,他觉得自己的血液都为之沸腾,一颗心毫无征兆地跳动起来。

从来不知道心脏可以跳这么快,像是随时要从体内挣脱出来,他感觉全世界忽然之间都安静下来了,自己的心跳声愈来愈清晰。

喜欢一个人是毫无逻辑的,无理由的,一刹那间的。

只要是他,他就喜欢。

陈立农忽然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了,他朝眼前这个猝不及防偷走他的心的人笑了笑,小声念到:“谢谢。”

(2)


喜欢上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?

是人群中寻找他的蛛丝马迹,是每日起床的动力,是伤心时想要依赖的冲动。

此时此刻,陈立农真蜷缩在不起眼的角落,偷偷望着和队友们在打闹的黄明昊。

他染了新的发色,是深色系,黑色中带有一丝近于深海的蓝色。陈立农喜欢这颜色,因为黑发属于青春。

陈立农望着黄明昊和队友们打成一片,嬉闹声刺激着他的神经,脑袋里忽然之间乱了起来,羡慕与嫉妒接踵而来。

他不是轻易会羡慕别人的人,小时候念书的时候没有羡慕过拿一百分的人,也没有嫉妒过女生缘好的男生。

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,人生中第一次的怪异情绪给了一个不熟的人。

到底,怎么样才能和弟弟搞好关系呀?

陈立农躺在床上,明明训练很累,可是一点困意都没有,他望着窗外,一个人沉思着。

窗外的景色有些似曾相识,今晚的夜空是深蓝色的,陈立农觉得自己好像沉睡在片无边无尽的深海,月亮也不列外的被淹没在这忧郁的海水之中,闪着微弱的光芒,陈立农看着月亮,觉得它弯弯的。

很像黄明昊笑起来的眼睛。

空气随着情绪的爆发变的稀薄起来,他辗转反侧,恳求睡意的到来。

“干嘛?睡不着哦?”林彦俊的声音忽然划破了这寂静的黑夜。陈立农先是被吓了一跳,随后小声地“嗯”了一身。

自从上次排名后,宿舍就剩下他和林彦俊了,林彦俊是一个易醒地人,所以对于声音很苛刻,翻身后木板的嘎吱声也能把他从梦境中拉出来。

“对不起,弄太多噪音了。”陈立农乖乖道歉。

他很清楚,谁都可以惹,但是制霸不可以。

林彦俊出乎意料地回了一句:“没差,反正我也没睡着。”

两人就这么沉默着,陈立农忽然想到林彦俊很会撩人,那经验一定很丰富,是不是可以向他请教一下关于这方面的事情。

陈立农清了清嗓子,有些紧张,心情就像小时候要站上讲台发言那种感觉。

“林彦俊,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哦?”陈立农小心翼翼地打破了沉默,问道。

“问。”林彦俊的回答一向简洁明了。

“那个…”陈立农顿了顿,“如果我喜欢一个人,我要怎么表达?”

对方没有很快回答他,双方再次陷入了沉默,在等待答案的陈立农觉得一秒钟都太过于漫长了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林彦俊忽然蹦出一句“追呀。”

陈立农差点没跑下床去踢他一脚,他骂道:“你想那么久就想出来这个点子吗?”

他觉得自己可能高估了林彦俊,他明天就要告诉尤长靖,林彦俊才不是什么情话高手,恋爱达人,想出来的点子一点也不新颖,甚至有些笨。

“拜托,喜欢就是要追呀。”林彦俊不甘示弱地回了一句陈立农,语气里满是理直气壮。

“怎么可能追嘛?”陈立农觉得这个回答太过于敷衍了,鲁莽的告白可能会把别人吓一跳的,到时候连队友都做不好了。

林彦俊笑了笑,不愧是出了名的冷彦俊,笑起来都有几分冷笑的感觉。陈立农不禁打了一个寒战,反射性地把被子扯高了一点。

“农农小朋友,”林彦俊刻意模仿了陈立农的语气与强调,“你才十七岁耶,正值青春年华,什么事情都要勇敢一点呀。”

“高中不都是这么告白的吗?你又不是大人,考虑那么多干嘛,喜欢就告白,告白成功就在一起,很简单。“

陈立农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句电影的经典台词—

“爱对了是爱情,爱错了是青春。”

林彦俊说完后打了一个哈欠,喃喃地说道:“睡啦,别想太多。”

陈立农哦了一声后,又开始一个人静静地沉思,他很努力地想去消化刚刚林彦俊的那一番话,只是他依旧苦恼:

黄明昊也是这么想的吗?


林彦俊平稳的呼吸声渐渐传到陈立农耳朵里时,陈立农放弃思考,强迫自己闭上双眼,进入梦乡。

也许,我说的是也许,梦里有答案。

(3)

出道前的几晚,他在宿舍楼下看到了黄明昊,他带着一个鸭舌帽,手里拿一个塑料袋,塑料袋把酒瓶的外形完美地勾勒出来。

违禁物品在黑夜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地耀眼,陈立农憋住笑,望着前方的黄明昊。

黄明昊被眼前高大的人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就把塑料袋忘身后藏,支支吾吾地问:你..你都看到啦?”

陈立农点了点头,失笑:“你那个也太明显啦,我不想看到都难。”

话音未落,他就被黄明昊拽去了宿舍楼的后面,陈立农没想到眼前的人跑步只么快,他的头发被四月的晚风吹散开来,洗发水的味道与空气中掺和的潮湿味缠绕一齐,跑进陈立农的鼻子里面。

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黄明昊终于停了下来,他大口地喘着粗气,指着陈立农,想笑却又难以笑出声,他从塑料袋里拿出一瓶啤酒,直直地丢给陈立农,说道:“请你喝,你就要保密。”

陈立农接住了啤酒,朝他点了点头,笑道:“其实你不给我,我也不会说啦。”

黄明昊朝他白了一眼,随后“啪呲”一声打开了啤酒瓶,啤酒的味道迅速地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,黄明昊什么话也没有说,咕咕咕地喝上了一大口。

陈立农有些担心,毕竟眼前的人才十六岁,喝这么快未免太猛了一些,“你慢点喝。”

黄明昊学着大人在喝完一大口啤酒后发出“哈”的满足声,他朝陈立农调皮地笑了笑,说:“吓到你了吧哈哈,我是想体验违背制度的感觉。”

违背制度的感觉吗,思绪忽然被拉到一年前的夜晚,他与国中的同学在半夜跑到学校外面的小卖部,每人买了一瓶最便宜的啤酒,之后躲到学校后面的的大草坪上,模仿着大人的模样,滑稽地喝着那味道很差劲的啤酒。

我的高中生活。

陈立农也一把拉开啤酒的易拉罐,然后大口大口地喝着,有些洒落的酒顺着他的喉结滑落,染湿了衣服。

“喂,你干嘛,别喝那么猛呀。”黄明昊不安地劝了陈立农一句,“小心一会酒味太重会被发现啦!”

陈立农咕噜咕噜,将啤酒一饮而尽,喝完后还不忘发出一声满足的声音。

“违背制度的感觉真好。”他由衷地对黄明昊说。

像是回到了高中的生活,他青春缺失的那一角。

“当然好,跟着我,带你体验不一样的感觉。”黄明昊朝他自信地笑了笑,拿起啤酒又喝了一口,只是这一口下去,语气也变的抑郁起来:“你,是不是也想念以前的高中生活?”

陈立农望了他一眼,随后长叹一声,说道:“想,可是也回不去了呀。”

“你一定有喜欢的女孩子吧,这么一讲,你还是有青春的嘛。”

“为什么觉得我有喜欢的女孩?”陈立农不解,回过头,对上黄明昊那双明亮透彻的双眸。

“因为,”黄明昊又抿了一口酒,喃喃地说:“节目第一期你唱了女孩呀,而且你唱的很动情,想必一定是有这么一个女孩吧。”

不是,我甚至不喜欢女孩。

我喜欢你。

陈立农望了望今晚的夜空,也许是酒精在作祟,思绪也开始轻飘起来,他摇摇头,好让自己清醒起来,顺势又从塑料袋中拿出一罐啤酒,打开就是一大口,将未说出口的真心话吞回肚子中。

“没有啦。”

黄明昊看他又拿了一罐啤酒,不由得担心起来,要是一会他醉了,他怎么把这个人高马大的人抬回去呀?

于是他一把从陈立农手中夺过啤酒瓶,有些生气地说:“再喝就醉了呀,我可搬不动你。”

“那,黄明昊,你有喜欢的女孩吗?”陈立农无视了他的责备,一字一句,真心地问道。

黄明昊被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,这个问题像一团火,将他燃烧起来,他觉得自己的脸现在一定很红,因为血液此刻已经沸腾至最高点,他在心里默默地感谢黑夜,将他丢人的潮红掩盖住。

“为什么不叫我Justin?”他灵机一动,转移了话题。

之后,两人聊了许多事情,陈立农感叹,酒真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,像一把钥匙,打开了通往黄明昊内心的门,他觉得那一晚,好像把封存心底四个月的心事都痛快地诉说了一番,整个人变的快活起来。

“我们一定要一起出道,然后就会有很多可以畅聊的夜晚了!”黄明昊举着啤酒罐,兴奋地喊道。

陈立农望了望天空,依旧是深蓝色,只不过那份深蓝色不再忧郁,他感觉自己好像从深海之中挣脱出来,来到了人间,并沉浸在一份悸动之中,让他觉得美好得有些不切实际。

原来黄明昊拥有可以改变颜色的神奇魔力呀。


(4)

出道夜那一晚,黄明昊听到PD念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,身体里好像有一股神奇的电流在上下不安分地窜动着,他有一种冲动,想要回头看一眼陈立农,朝他微笑,与他分享这一份喜悦的心情。

四个月的时间仿佛一场梦,只是一个夜晚的时间,梦就要醒了,他觉得舞台的灯光在这一刻格外地耀眼,亮的他有些睁不开眼睛。

他走向舞台中心的时候,他看到了陈立农,那个少年正咧开嘴,朝他微笑着,恍若春季的风,夏季的骄阳,亦或是冬日的一颗槲寄生。

他能联想到的所有美好事物。

他坐在属于的位置上那一刻起,就从心里计算起来,一分一秒。

他记得秒速五厘米的电影里有这么一句话:樱花落下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。

那陈立农会以什么速度,才会与他相遇。
答案是每秒1.96厘米,他用了1020秒,跨越2000厘米的长度,来到他的身边,用尽全身力气,拥抱他。

比樱花落地的速度要快一些。


两颗跳动的心在这一刻的距离是0。

陈立农在他耳边细语道:“今晚结束后,我在宿舍楼后等你。”

然后就是漫天飞舞的彩带,粉丝们的欢愉雀跃声,练习生的泪水,老师们的祝福与期待。

如果,能有一种相机,可以将时间定格的话,那该有多好。

四个月结束了,梦要醒了。

黄明昊站躲在宿舍楼后面,瞧见陈立农从黑夜中慢慢走了出来,大摇大摆,周围的空气因为他都变的甜蜜起来,黄明昊贪婪地吸了一口,像是将棉花糖杯挥发在空气中一般。

眼前的少年越来越靠近,他带着四个月点点滴滴,一切回忆,呼啸而来。

“出道快乐。”两人碰了碰酒杯,发出欢乐的声音,黄明昊忽然感叹了一句,时间过的真快。

“是呀,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。”

“后悔过么?”黄明昊问。

后悔吗?

陈立农摇了摇头,转过头,对上黄明昊的双眼,他觉得他的双眸里无数闪烁的星辰,犹如银河星际,注视久了,感觉自己迷失在浩瀚的宇宙之中。

“青春本来就是留给我们犯错误的。”陈立农说道,他又问黄明昊,“那你呢,你后悔吗?”

黄明昊沉思了好一会,随后小鸡啄米般地点了点头,说:“我后悔的,是没能体验高中生活。”

同桌,暗恋,阳光,操场,汗水,课本,他曾幻想地无数场景都只能在脑中上演。

“我知道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你体验到高中生活。”陈立农忽然认真地说道。

“是什么?”黄明昊好奇,他看了看黑夜中陈立农的脸,一个笑容忽然舒展开来,他眼睛旁汇集了许多可爱的褶子。

“和我在一起吧,我让你体验高中生活。”一字一句,真挚且动听。

好奇怪,如果是别人讲的,黄明昊会觉得老土,可是他是陈立农,这句话就像被赋予了生命,化为最美丽的诗集,被温柔的人朗诵着。

“这句话很土哎,”

“不过我喜欢你。”

梦虽然醒了,可梦里的人并没有消失不见,他就这么牵着自己的手,走向漫漫未来。

年少轻狂的年纪就大胆爱,反正青春就是留给少年们在无数错误中遇到最正确的人。

END

🐝🐝🐝🐝🐝🐝



评论(6)

热度(234)